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红书涨粉 > 正文

微信开放平台第三方平台:【大国“粮”策】浙江小伙在抖音教农民种地,一个视频3000万人围观,究竟有啥“好看”?

简介“大名鼎鼎的小飞蓬,根有这么粗壮……它长大后释放出一种气味,让周围杂草都长不好,还会抑制其他植物生长”。周昌南蹲在田间,一边连根...

微信开放平台第三方平台:【大国“粮”策】浙江小伙在抖音教农民种地,一个视频3000万人围观,究竟有啥“好看”?

  “大名鼎鼎的小飞蓬,根有这么粗壮……它长大后释放出一种气味,让周围杂草都长不好,还会抑制其他植物生长”。

  周昌南蹲在田间,一边连根拔起一把小飞蓬杂草,一边讲解着怎样控草时间长。打完除草剂七天后,他又来看枯萎的小飞蓬,检验除草药效。

  周昌南今年35岁,剃平头,戴黑框眼镜,常常穿衬衫,看起来斯文。视频里,他不是出现在田梗间,就是在果园或沟渠边,说话滔滔不绝,内容全和农资相关。

  从2020年春天至今,周昌南以“小周说农资”为名,在抖音用线上知识传播的方式服务新农人,专注传播水稻病虫害技术,推荐便宜有效的好农资,目前已发布了499条视频,收获了150.2万粉丝,仅一条简单易懂的“农业口诀”视频就获得了3000多万点击量。

  从农家子弟到农资创业者

  “周老师,这是什么虫子?”“周老师,农作物得了病能不能帮我分辨诊断一下?”“周老师,这个田里的什么草要怎么打?”……在周昌南的五个抖音粉丝群里,几乎每天都有人在咨询病虫草害。

  当前,周昌南居住在中国农业大省湖南,每两三天要下一次乡,到周边的田间地头就着杂草害虫拍摄农业科普素材。不下乡时,他就在线上给农民做远程技术咨询。

  如果不是看周昌南的农资短视频,当代年轻人可能意识不到:原来农民种田需要这么多农业知识。

  为什么周昌南的视频会这么受欢迎?他总结:一是专业性强,二是了解农民的需求。

  1987年,周昌南出生于浙江农村。父母一辈子务农,父亲小学学历,母亲高中文化,种田全凭经验。小时候,五一劳动节他也跟着父母下地插秧,记得种地辛苦。当时,很多人都说,一辈子都不想干这个了。

  但周昌南和农村、农业似乎有着剪不断的缘分。

  高中毕业填志愿时,周昌南的家人认为“民以食为天”,支持他选择农业专业。彼时,周昌南只觉得长辈说的有理,最后选了中国农业大学的植物保护专业。他想学习更多通过知识改变农业的方法,“就算再做农业,也是了解背后科学原理,更科学地种田。”

  然而,到大学毕业时,周昌南班上27个人,或出国,或考研考公务员转行,都跳出农门了。最后只剩两个人还干农业,都去了农药企业当技术员。他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在北京的农药企业里,周昌南一做就是七年,从技术推广员做起,推广农业技术和农药产品,三年后转做产品试验示范,后来又成为了一名产品经理。

  那段时间,周昌南所在公司的业务遍布全国各地,他频频出差,北到黑龙江,南到海南,西到新疆,东到江苏,向各地农民免费介绍产品效果和使用方法。但他说,正是那些去偏远农村开农民会的经历最令他受益。

  由此,他积攒了许多一线经验,对各地农作物都非常了解。炎夏的中午,他会直接跳到水稻田里,帮农民诊断病虫害;有时,他直接在田间拿着大喇叭向农民喊话:“虽然产品好,但你要在正确的时间用!”

  2016年,周昌南决定和朋友合伙创业,专做农资贸易,向农民销售农产品。他最终选择了湖南——中国水稻第一大省,他此前下乡也在这积攒了客户资源。于是,他毅然离开北京,搬到长沙创业。

  然而创业维艰,传统农资行业已经饱和,从厂家到省、市、县、乡镇代理,再到农资店,已经形成完善的供应链,竞争激烈,产品和价格内卷也厉害。他感到业务受制于人,难以施展,必须寻找新的突破口。

  找到农民痛点,真正帮到农民

  创业到第五年时,周昌南已合作了4、500家农资店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

  2020年疫情加剧了行业竞争,他发现很多客户在玩抖音,便决定将抖音作为新的媒介,通过线上方式传播农业技术,以积攒农民种植户。

  2020年自助下单全网3月19日,周昌南第一次出现在抖音视频里——他穿着白大褂,站在药架前介绍农产品,俨然像一个专业实验员。最初做抖音,他也没经验,账号很快进入涨粉瓶颈期。于是,他又花硬功夫研究抖音上其他视频的成功经验,逐渐意识到:必须要从内容出发,讲农民朋友真正感兴趣的知识。

  “不能自娱自乐。要想清楚用户是谁?是农民。”周昌南总结:农业技术科普是当下农民的痛点之一。

  中国有两亿农民,但全国的农产品技术推广员却只有几万人(全中国2、3000个厂家,每个厂家10~20个技术推广员),很多农民接触不到农业技术科普。举个例子,虫子年年有,很多农民却不知道怎么处理。

  “他们平时接触的可能不是最优的方案。我肯定分享相对最优的配方给他们。”周昌南充分调动自己的一线经验,和农民们一起站在田间地头。时间长了,他也逐步扩展讲解的作物内容,除了讲湖南种的水稻,还涉及其他作物,服务的农民范围也开始向外拓展。自助下单全网

  2020年10月,发布一条“做农业为什么会赔钱”视频后,周昌南的抖音一夜涨粉五六万。再后来,他一个月内增长了100万粉丝。

  周昌南发现,关注他的粉丝往往因为有技术需求而黏性很高,慢慢成为了他的铁粉,专门使用他推荐的产品。

  如今,周昌南已经有五个500人抖音粉丝群。粉丝常会在群里提问一些技术问题——为什么农作物死了、干枯了?某种药水稻能不能用?柑橘能不能用?什么时间用?开花时能不能用?周昌南和他的团队都会耐心作答。

  平常,周昌南会在抖音分享病虫害配方,农民看完会真的去试,然后留言告诉他:“你这个配方解决问题了”。

  一些客户在外地,周昌南没法去现场,就让对方拍几张照片或是开个视频,远程给植物问诊。“我毕竟干了这么多年,有10多年的经验积累,远程看一眼就大概知道(问题)。”

  如今,抖音已经成为周昌南科普农资的主战场。他成立了2、3人的视频团队和4、5人的技术团队兼客服。技术团队里,多是农业大学毕业的硕士,干农业时间不过五六年,相对经验较少。

  而周昌南已经从事了13年农业相关工作,各个领域都有所涉猎。他会亲自上手培训技术团队,每隔十天半月组织一次业务交流,以支持他们更好地服务农民,做好技术咨询。

  服务新农人

  在农村,不是所有问题都能线上解决。

  农业问题原因往往复杂——比如叶片发黄,可能是缺氮、缺钾、根有问题,也可能是虫咬或发病。这些状况,拍照更直接,很难单靠一张嘴描述清楚。但一些老农民,没有智能手机或不太会用手机,遇到问题不会拍照,即使拍出来,照片也是模糊的。

  还有些农民朋友不知道如何网购。有时,周昌南在抖音上推荐了产品,农民不会买,最后还是得去家附近的农资店购买。

  在种地这件事上,有人更相信经验而非科学。比如周昌南在视频里说,根腐病要提前用药,科学防治。有农民不相信,不愿尝试。直到植物得了根腐病,农民再向周昌南求助。但到第二年,自然就愿意听他的了。

  周昌南的父母种了一辈子田,一开始也不相信他的理论。周昌南循循善诱,用事实说话,争取信任——比如以前一个月要打两三遍的农药,听他建议换方案后,一个月只打一遍就行,大大解放了人力。

  他还乐于向农民们推介新科技,比如无人机打药。最开始当然也饱受质疑。但现在,他的父母也开始用上无人机了,“原来半亩地要花20分钟才打完,大热天累得要死,无人机一分钟一亩,30秒就打完了。”

  新农人是周昌平的主要用户群体。他们年龄多处于30-50岁间,会用手机和互联网工具,会拍照片和视频咨询,还会网购。他们不一定都有农业经验,但既愿意学习理论知识,又愿意向老农学习经验,接受农业科普知识相对更快。

  然而,即使面对新农人,做农业知识科普仍需要极大耐心。周昌南觉得,这是他区别于其他视频博主的重要优势。

  他理解农民朋友们的局限性。很多科普知识,讲一遍,农民听不懂,得反复讲:“要把他们当成小学生一样教。他们确实文化程度低,没有总结归纳的能力,你只能把这个东西拆开了讲,讲慢一些,细一些。”

  自打走红后,周昌南每个月能通过抖音卖货销售一两百万的农资产品。此外,也有一些农企品牌找他,为他增加了一些广告收入。

  打下农产品的价格,一直是周昌南的心愿。他在直播间售卖农产品,都直接跟厂家对接,没有层层代理加价,农民能买到性价比高的产品。

  周昌南希望为农民多做点事,这也是他实现自我价值的一种方式。

  如今,通过线上知识传播,农业科普的效率显著提高。比如,过去周昌南开一场农民会,能教50个人,1万场也就惠及50万人。但在抖音上,他有150万粉丝,受众面大大被拓宽。春耕时分,他要想推广一个技术方案,三两天便能通过抖音精准抵达用户。

  多年来,周昌南一直被内心的使命感和成就感牵着往前走。

发表评论

sitemap